第6章 他才不胖呢_这是我的小扇贝
笔趣阁 > 这是我的小扇贝 > 第6章 他才不胖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章 他才不胖呢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第6章他才不胖呢

  《这是我的小扇贝》最新章节第6章他才不胖呢

  楚玄醒来时,发现自己又长大了一点,而且还能自如地离开扇贝壳了!

  作为精灵的“房子”,这淡蓝紫色渐变的扇贝壳会自发地蜕化老旧的保护膜,不断新生。新生的淡蓝色的保护膜质感柔软,不仅保暖还有弹性,让楚玄摸起来爱不释手。

  楚玄奶声哼了句,蹭了蹭淡蓝色的“被子”,而后敞开扇贝壳,抬起短腿攀向修斯的手臂,步伐有些不稳,一颠一颠的。

  修斯嘴角还残留着猩红的鲜血,他好像伤的很重。

  一阵燥热的风吹过,导致楚玄身形不稳直接扑在了修斯的衣袖上。他现在大概有修斯手掌长度的一半那么高了。

  但即便如此,小短腿也依旧短。

  他小手紧紧攥住修斯的衣袖,索性就沿着修斯的手臂往上爬,小短腿努力往上蹬着。

  爬到修斯的肩头后,楚玄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他叉腰缓了会,直接抱住了修斯的脖颈。

  修斯既然用血救活了他,那他也理应治好修斯。

  一缕光照在楚玄的身上。

  他眯起眼睛,他觉得有些刺眼,抱着修斯脖颈的手紧了紧。

  “哈秋——”

  飞舞的沙尘让楚玄不由打了个喷嚏,差点没抱稳修斯,被甩了出去。

  楚玄吸了下鼻子,鼻尖又蹭上修斯的脖颈,圆润的小肚子又开始咕咕叫起来。

  好饿……

  修斯是在楚玄想着烤鸡腿的时候醒的。

  他睁眼,就感觉到脖颈旁边有一团柔软在紧紧贴住自己,那小团子的肉脸挤成更加圆润的弧度。

  他这才找到自己身上的剧痛消失的原因。

  是他的这个小奴隶。

  他指腹轻戳了下楚玄肉嘟嘟的小下巴,将他放在手掌上。

  这小奴隶长大了点,好像还……

  一个鼻涕泡泡的破裂让正在梦中大快朵颐的楚玄惊醒,小短腿反射性的蹬了下,睁开了懵懂的眼睛,正巧与修斯对视。

  他看着修斯那漠然阴冷的脸庞,眨巴几下眼睛,乌黑的大眼透亮灵动。

  他还仰躺着,在与修斯持久的沉默间。

  楚玄很是乖巧地抱着小手,配合沉默。又吹过一阵沙尘,矜持抱着手的他没忍住,“啊秋!”

  奶声奶气地重重打了个喷嚏。

  然后,意识到自己不够矜持得体的楚玄抬手……将上滑的衣摆下拉,盖住露出一小截的白嫩肚皮。

  他感受到了修斯那锐利的目光,咕噜转了两下眼珠,肉乎乎的小手抱住圆润的肚子。

  绝对是衣服缩水了。

  楚玄坚定地吸了下小鼻子,他、他怎么可能会胖!

  他才不胖呢!

  修斯抬手用指腹轻点了下他的鼓鼓的肚皮,阴冷的眸子泛起一丝笑意。

  他微勾苍白的嘴角,看着楚玄那泛着水光的懵懂大眼,又抬起揉了揉楚玄的圆脸。

  楚玄在修斯的魔爪下不敢反抗,眼中灵动的水光更甚,眼角泛红,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楚玄抱着小手,任修斯搓圆捏扁,看他好像要好像没完没了,楚玄就不得不侧过头,想要躲开修斯的魔爪。

  笑话。

  他可是一只有骨气的小扇贝!

  还没来得及翻身,修斯的两指就堵住了楚玄的退路,看着楚玄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又多轻揉了几下。

  过了一会,他把楚玄放回扇贝壳里,楚玄曲起小短腿,下巴枕在膝盖上,与修斯对视。

  修斯用血黑色的烟雾给楚玄的扇贝周围附上一层透明色的保护屏障。

  瞥了眼委委屈屈的小团子,小团子手上就立刻出现了一颗红色圆球,和楚玄上次藏起来的那个一模一样。

  楚玄低头看清手里的球,忙将“小红二号”抱紧在怀里。

  算了。

  他就勉为其难的下次再反抗吧。

  修斯的右手已经有四根手指露出苍白的白骨。

  楚玄此时正弓身检查着自己藏好的两个宝贝小红和他那紫褐色的沙砾,那沙砾泛起更加润泽的光芒,剔透润亮。

  楚玄摸了摸这颗沙砾,可能是出于某种莫名的天性,让楚玄这颗沙砾很是珍视。

  修斯就静静看着楚玄玩小红球。

  他们掉进了一座岛屿。

  原始森林外是无边无际的海洋,楚玄时而能听见鲸鸣和浪潮,森林里弥漫着花草的幽香,这里终于有了日夜的更替。

  有了原始生灵的气息……

  楚玄激动坏了,这意味着他们在经历那场龙卷风后因祸得福,逃出了那个一成不变的世界!

  修斯带着楚玄来到森林深处的小溪旁,当着楚玄的面变出了一个周围点缀着红宝石的金铜器皿。

  灌满溪水后,他将楚玄放在了水面上,让楚玄自己玩水。

  楚玄碰到久违的淡水后,兴奋地用小手拍打着水花,玩的很高兴。

  他拍累了,就把整个身体下沉,只露出半个头,在水里“咕噜咕噜”吐了两个泡泡。

  他在水里抬眼窥视眼前正看着自己的修斯,眯眼。

  趁修斯不注意的时候,突然起了半个身子。

  小手一扬,偷偷撒了修斯一点水花。

  楚玄和修斯相处久了,他敢保证修斯这个魔头绝对不会对他生气。

  果不其然。

  修斯红瞳着泛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柔意,他只用完好的左手指腹给楚玄拨开有些许凌乱的碎发,点了下他的小圆脸。

  “赶紧洗。”

  楚玄又沉下水中,短腿蹬起来,游了好一会。

  最后,还不忘抱出他的紫色沙砾,给它仔细冲洗。这颗沙砾变得有一颗珍珠那么大,光泽剔透。

  修斯见傍晚起了冷风,才把楚玄连人带衣服从金盆里捞起来,一缕黑烟迅速烘干了他身上的湿衣服。

  夜晚,他们在一颗参天古树上方的树洞休息。

  在修斯的剧痛来临之前,楚玄自己就先爬上了修斯的肩头,他抱着修斯给他摘的小花,靠着修斯的脖颈认真的掰花瓣。

  楚玄看修斯神色不对劲,他就勉为其难的掰了一半花瓣,分给修斯。

  修斯身上的剧痛开始叫嚣,他闭着眼,神色冷冽,周身的气压极低。

  抬手时,半片粉红色的花瓣就落在了修斯的手上。

  修斯暴戾的情绪骤然被压制。

  他瞥了眼那小片花瓣,勾唇。

  他捏了下安静趴在自己肩头的小团子,合起手,将那半片粉色花瓣握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bdpw.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cbdpw.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